王儒林要求从重从严处理农妇命丧派出所事件

发布时间:2015-04-22 10:22:15
王儒林要求从重从严处理农妇命丧派出所事件 讨薪农妇的非正常死亡 play 讨薪农妇的非正常死亡 家属拒百万私了 play 家属拒百万私了 太原公安局致歉 play 太原公安局致歉 丈夫讲述经过 play 丈夫讲述经过 女工讨薪命丧派出所 play 女工讨薪命丧派出所 向前 向后 网络视频曝出河南女农民工周秀云在太原“龙瑞苑”工地讨薪,遭龙城派出所民警王某殴打致死,引发关注   网络视频曝出河南女农民工周秀云在太原“龙瑞苑”工地讨薪,遭龙城派出所民警王某殴打致死,引发关注

  解说:

  山西太原周秀云非正常死亡事件今日开始法医尸检!

  声音来源:

  死者周秀云的外甥 晋新峰:

  我是他外甥,我年龄稍微大一点,我感觉到自己还能顶得住。

  解说:

  决定把12月13日作为“执法警示日”,太原市公安局在全市展开规范执法大整顿。

  太原市公安局局长 汪凡:

  我非常理解受害人家属,还有社会需要的不仅仅是一声道歉,更需要的是事实和公平正义。

  解说:

  《新闻1+1》今日关注:一个讨薪农民工的“非正常死亡”!

  评论员 白岩松:

  您好观众朋友欢迎收看正在直播的《新闻1+1》。首先我们来认识一位47岁的出外打工的农妇,她的名字叫周秀云,在这个照片上我们可以看到她正在包饺子,而且脸上的笑容呈现出很幸福的样子。是,原本应该一家人继续幸福下去,但是12月13日一个意外终止了这种幸福,她离开了这个世界。当时正在讨薪的过程中跟保安发生了纠纷,打110报警没想到来执法的警察据媒体的报道和周秀云他们发生了冲突,但是到了派出所的时候发现她已经死亡了,这会是一个什么样的过程呢?因此今天在山西的太原正在对这张照片上,其实还冲着我们笑的周秀云来进行尸体检查,以便来查找真相。针对这件事情在过去的一段时间里已经引起了全社会广泛的关注,因为这背后不仅仅是生命,在生命的背后还有执法者究竟应该如何执法,更重要的是真相以及正义。接下来我们就听一下太原市公安局局长汪凡如何说。

  太原市公安局局长 汪凡:

  今后,谁侵害群众的利益,漠视群众的疾苦,败坏我们太原公安的形象,那么我们市局就摘掉谁的帽子,就砸掉谁的饭碗。

  白岩松:

  今后是今后的事情,首先要解决从今天开始的这件事情应该有一个更清晰的结局。来,今天我们关注。

  解说:

  今天下午,在山西医科大学病理解剖室,周秀云的尸检正准备开始。

  死者周秀云的外甥 晋新峰:

  因为她是冷冻时间比较长,现在法医都到场了,刚才把那个口给打开了,现在要冲水,冲水就是帮助她消冻。我姨夫刚才没让他进去,我怕那个场面他受不了。我表弟跟我表妹都在外边,都没让他们进去。我是他外甥,我年龄稍微大一点,我感觉到自己还能顶得住。

  解说:

  尸检是追责的重要一步。之前负责此事调查的太原市检察院,给家属推荐了四位法医,但都没有被接受,他们自己上网找到一位武汉的法医,就在昨晚,这位法医带着他的工作团队赶到了太原。

  晋新峰:

  昨天晚上检察院安排家属和法医,就是一个研讨会吧。有些问题咱向他提了。刘良法医说是31号之前能出结果,他说一般正常手续的话应该是60个工作日,因为咱那个案件比较特殊,我们也是想尽早地知道结果。

  解说:

  从地图上看,太原市龙瑞苑小区和龙城派出所相距不到七公里,这两个地方,成了周秀云命运的转折点。在龙瑞苑小区,周秀云的丈夫王友志被拖欠了八万多元工钱,12月13日事发前,他们已经要回来2万多元,本想着尽快要回余下的钱,可以回家过年,才在当日又去问了问工资的事情。

  周秀云的儿子 王奎林:

  进去他(保安)又把我拉回来了,他说不让进,他说现在工地都放假了,我说我们工资还没发,怎么就放假了,我们要进去问一下工资。他说不让进,然后我们两个就推起来了。

  解说:

  工地的保安报了警,在等待警察来的时间里,周秀云听说儿子被打,已经从几百米外的工棚赶到了工地大门口。大约五点,龙城派出所的三位民警乘坐警车赶到。

  记者:

  警车就停在这个地方。

  王奎林:

  就停在这,然后他们就在这打。

  记者:

  在这打是吧?

  王奎林:

  就在这。

  周秀云的丈夫 王友志:

  也没亮他的工作证,什么都没亮,没问就张口骂人,合伙打人。

  记者:

  也没有理由。

  王友志:

  对,他就说我们是犯罪分子。

  解说:

  随后,警察要带走周秀云的丈夫和儿子,她抱住警察的腿试图阻拦,这段来自围观工友的手机视频,记录下了现场画面。现场围观的工友都有手机,但大多被警察没收,有一部之前摔碎的手机躲过了搜查,拍下这段视频。视频的后半段周秀云已经躺倒在地,看上去一动不动,她就这样和丈夫儿子一起,被警察带往派出所。晚上6点27分,太原市急救中心接到龙城派出所民警打去的电话,等医生赶到,周秀云已经双侧瞳孔放大,心电图显示直线。

  电话采访

  《大河报》记者 朱长振:

  120当天晚上到的时候,我采访她的出诊的大夫,说当天晚上他们去到派出所,人是已经死亡了。

  解说:

  急救医生已经确诊周秀云死亡,但在警察的要求下,她还是被送往附近的山西武警医院抢救,也是在警方的要求下,医生为这个呼吸心跳都停止的病人,开出了一份病危通知书,在这份通知书上,周秀云的姓名是:“不详”。

  朱长振:

  当时这个值班的大夫就原话就说,因为是警察送来的人,我们只能死马当成活马医,就是抢救,又抢救了半个小时,打了这针那针,但是人最后就是宣告死亡,我们出了一个证明,到现在钱还没给呢,不知道问谁要钱。

  白岩松:

  现在能看到的这个视频其实时间很短,但是定格的画面你能看到警察拽着周秀云的头发,周秀云已经躺倒在地,一动不动的时候是踩着她的头发。先不要说没收的手机里是否有其他的暴力行为,仅仅刚才我们看到这样的镜头似乎就不该是警察所为,您很难想象这是警察,究竟是什么?您自己去想一些词汇好了,可能只是凑巧穿了警服。当然面对这样一种行为的时候,今后又将如何制止,这只是未来可能要探讨的问题。我们先来关注这样一个执法过程所产生的结果。

  周秀云的丈夫已经断了6根肋骨,这恐怕不是警察的威严就能够直接导致6根肋骨出现问题吧,这里一定会有一些暴力的过程。周秀云已经死亡。然后接下来我们看民警,现在王文军、郭铁伟、任海波涉嫌滥用职权已经被批捕,究竟未来如何?其实与今天的尸检也将紧密相连。接下来我们要连线一位专家,中国政法大学法治政府研究院的副院长王敬波,王院长您好。

  中国政法大学法治政府研究院副院长 王敬波:

  您好。

  白岩松:

  首先我相信很多人都在关注的是这样的一个案件虽然有图有真相,这个“真相”我要加引号,大家觉得看到了一些视频,但是尸检将在未来扮演什么样的作用,它要实现什么样的一个结果?

  王敬波:

  尸检直接目的是确定周秀云的死因,这直接关系到警察的行为和周秀云的死亡之间是不是有因果关系,这个因果关系是决定后续的所有的处理的前提条件。

  白岩松:

  也有网友说,怎么把这三个警察拿走的时候只是滥用职权,这明明是故意伤害,这个尸检会不会也跟未来的可能不是滥用职权,也许是故意伤害紧密相连。

  王敬波:

  滥用职权按照刑法的规定,实际上是国家工作人员故意的违反法律,在处理公务的过程当中致使公共财产、国家和人民的利益遭受重大损失。因为这几个警察是在处理公务的过程当中采取了不正当的行为,也许,这个是要根据最后尸检的结果进行判断的。现在目前来看待应该是和周秀云的死之间有一些关系,因为警察是国家工作人员,整个过程是在处理公务,所以如果是涉及到犯罪的话这也是一个职务犯罪行为,所以用刑法当中的滥用职权是比较合适的。

  白岩松:

  但是不排除尸检的结果出来之后,将来的确假如有了暴力执法过程的话,可能也会变成是这种故意伤。

  王敬波:

  这要根据最后的事实来进行再认定了。

  白岩松:

  这还有一个问题王院长,就是这个周围有很多的工友在用手机拍摄这样的一个,加引号“暴力执法过程”,但是这些手机都被没收了。从我们的法律角度来说,警察有权没收周围围观人群去记录这个过程的手机吗?

  王敬波:

  应该是没有这样的法律规定的。我们讲叫法无授权不得为,所以警察做这个行为应该是不太适当的,或者说是违法法律,或者说是侵犯了这些当事人的财产的所有权的。

  白岩松:

  据媒体的报道是十几个手机,在这正好也给大家提个醒,如果今后您在看到了什么样的执法过程或者怎么样,用手机去拍摄的时候,警察是没有权利没收你的手机的,或者说是暂扣你的手机的。因为这个视频如果拿掉的话也会使证据链条出现问题。好,接下来我们继续关注这件事情。

  王友志:

  我老婆死亡的原因没有,我老婆什么时间死亡的,什么时间送到医院的,什么医生检查的,死亡通知没有,一直关到我四点钟我才知道,送到太平间我也不知道,这些事情都没有搞清楚。

  解说:

  王友志清晰记得,直挺挺的周秀云,是在2014年12月13日的晚上被人抬走的,8个多小时后,也就是12月14日凌晨4点,被关的他才得到通知,老婆去世了。

  电话采访

  晋新锋:

  警方就说就是善后处理,非常轻松的一句话。当时我姨父说他不理解善后处理啥意思。

  解说:

  不仅如此,在周秀云死亡后相关部门却一直没有立案,甚至派人做工作希望可以私了,赔偿金从54万一度增加到上百万元。

  晋新峰:

  就是说赔钱,然后当时第一回是写了一个54万的条,我们都拒绝了。(后来)听他这个口气,意思说能赔个一百多万,当时我姨夫就说了,不能拿着我的爱人去做这个金钱的买卖。

  解说:

  在周秀云家属拒绝接受赔偿后,当地警方又开始为他们安排宿舍,开始所谓的“跟踪服务”。

  晋新峰:

  上访就是不让坐公交车,坐公交车不是不让,而是坐公交车后他们跟着,打的(出租车)不让打。你一出门他们跟上你,他们起个比较好听的名字,是说啥“跟踪服务”。

  解说:

  12月20日,是事件转折的一个节点,这天,周秀云的外甥晋新峰赶来,把事情经过及相关视频发到网络上。“警察打死讨薪女农民工,死亡后仍遭脚踩头发”的消息,迅速在网络广泛流传。

  朱长振:

  第一天发稿子,就跟那个龙城派出所打过电话,他们当时的原话就是说,这纯粹是网上的传言,不是事实,然后我去了之后,民警跟我们说,这个事他们正在调查。

  解说:

  随着越来越多的媒体开始报道此事,警方的态度才开始发生变化。2014年12月26日晚上8点21分,山西当地官方首次发布通告,将此事定性为“非正常死亡”事件,而此时,距离事件发生,已经整整过去了13天。

  白岩松:

  12月20日的时候是一个重要的转折点,这个重要的转折点是因为他们的外甥从东北回来,文化水平比较高,因此把这个视频也上了网,情况一下子就变得不一样了,这个事情被报出来之后引起了很多领导的重视。比如说山西省委书记王儒林就明确强调从重从严的处理一定要公开和透明,同时整个全国的媒体也在紧急的关注。不过在这件事情发生转折之前还是有一些细节值得推敲的,我们来看一下,最初对新闻采访回应还说这不是事实,对死者家属行动进行了跟踪和监控,当然他说是那种跟踪服务似的那种,贴身服务。与家属谈赔偿的事宜,这里就涉及一个私了,而且还有一定的价码在进行相关的暗示。针对这个问题我们要继续连线中国政法大学法治政府研究院的副院长王敬波,王敬波您觉得在这样一个涉及到公权力在执法的过程中,全社会都该监督的这种行为可以去私了吗?

  王敬波:

  这个不可以私了,因为在执法的过程当中,如果发现问题,或者发生问题,侵害到公民法和其他组织的合法权益的话,按照我们正常的法律途径需要走国家赔偿的,而不是由行政机关和受害人之间进行私了。

  白岩松:

  如果要是家属不像这个家属这样如此的腰杆之硬,真的接受了那个价格的话会有什么变化?

  王敬波:

  应该说在司法实践当中,或者执法实践当中这种情况并不少见。很多行政机关在出现的问题之后都选择不问事实,无视法律,希望大事化小,小事化了,通过私了方式来避免机关形象搜索,实际上还是一个规避法律的一个心理状态。

  白岩松:

  这里还涉及到这样的一个问题,就是在整个的他去了解这件事情的过程中,发现也许从媒体的角度用了跟踪,或者说监控这样一个字眼,用他自己来说是贴身服务等等,这个合适吗?

  王敬波:

  这个不合适,因为公安机关或者其他任何的行政机关在对公民的人身自由和采取任何措施之前都应该是有法律依据的。

  白岩松:

  显然就这样的一种行为,不管用多好听的词,用这种服务也是没有道理的是吧?

  王敬波:

  对。

  白岩松:

  接下来我们就继续关注,要继续关注的是什么呢?其实这件事情发生在太原市的公安的系统,但是太原市的公安系统在之前已经有三位公安局的局长非正常离开。这个非正常死亡的农户,究竟跟之前整个生态圈三任局长的非正常离开又有什么样的关系,接下来将带来怎样的震动,尤其要带来怎样正向改变呢?

  解说:

  2015年第一天,一场大整顿,开始在太原市的公安机关展开。1月1日,太原市公安局召开民警大会,在全市公安机关部署“正风肃纪、规范执法”大整顿,全面整顿规范执法执勤工作。

  汪凡:

  排查一批民警违法违纪案件,以零容忍的态度坚决清除害群之马,今后谁侵害群众的利益,漠视群众的疾苦,败坏我们太原公安的形象,那么我们市局就摘掉谁的帽子,就砸掉谁的饭碗。

  解说:

  汪凡说,太原市公安局决定把12月13日作为“执法警示日”。

  汪凡:

  把每年的12月13日作为全局的执法警示日,把12·13等案件作为反面典型教材。警示队伍时刻不忘惨痛教训。

  解说:

  1月2日早上7点25分,太原市政府召开新闻发布会,太原市公安局局长再次现身,并对死者及其家属进行了公开道歉。

  太原市公安局局长 汪凡:

  首先我代表太原市公安局对死者表示沉痛哀悼,向受害人家属和社会表示诚恳地道歉。我非常理解受害人家属还有社会需要的了不仅仅是一声道歉,更需要的是事实和公平正义。

  解说:

  周秀云死亡案件,似乎让太原市公安机关开始警醒。现任太原市公安局局长的汪凡,是去年8月24日,才从公安部治安管理局副局长位置上,调任到太原。而在他之前,太原三任公安局长,都已经先后落马。回看过去,上梁不正带来的是内部管理混乱,这也造成了太原警察违法违纪案件频发。2010年1月6日,太原市局刑警支队警员聂飞,酒后驾驶公安牌照车辆撞伤市民张林。案发后聂飞让他人顶包。2011年1月,太原市交警部门调查认定肇事司机为酒后驾车的聂飞。

  去年12月13日“女农民工非正常死亡案件”发生后,山西省委书记王儒林要求,公安机关要坚决清除害群之马。去年10月王儒林调研太原,他在调研考察座谈会讲话中提到:“太原先后有三任市委书记,连续三任市公安局长出问题,还有多名干部和企业主被调查,这在全国的省会城市中是罕见的。”

  白岩松:

  坦白的说,现任太原市公安局局长汪凡这活可真不好干,首先你得解决现在的治安情况,当好这个局长。同时还要解决前几任留下来的很多后遗症,所谓病来如山倒,但是病去如抽丝,恢复这种正面的形象以及这种工作的作风是一个缓慢的过程,所谓三分治七分养,但问题在于公安的这个口也不能给你太长,太长的时间。从某种角度来说,过去遗留下来的问题很多,作风出现的问题,战斗力也存在很多的问题。因此导致“讨薪农妇死亡”这样一个事件加引号,必然式的会发生,这也应该是一具重锤去解决问题。

  接下来我们看看前三任的局长,2008年到2011年的局长苏浩2014年3月份的时候,副厅长的职务和名字都已经被撤下来了,到现在究竟因为什么,有人说是因为有私生子或者其他的一些因素,媒体报道。但是现在都未经证实,有点搞不清楚,没有一个更好的透明。他的下一任李亚力在2012年12月的时候接受调查,已经免去了他公安局党委书记的职务。再下一任柳遂记2014年8月24日被免去太原市公安局党委书记的职务,汪凡接任,所以说他这活不好干,一个城市的公安局局长三任全部拿下,这种在全国的很多地方来说及其小概率出现的事情。因此也可想太原市的公安这样一支队伍在向更好的方向去转化的时候,还是要付出很多的努力。

  接下来我们要继续连线王院长,王院长您怎么看待,其实好多人想不通的是,周秀云并不是说跟110来执勤的警察他们之间有什么过节,或者问题,你只是接到了群众的报警,你过来执法,怎么会产生这样剧烈的冲突呢?当然从我们看到的一些视频来说,将来尸检结果可能还有更清晰的因素,您怎么看待这种有点像习惯性的这种,不太正常的执法。

  王敬波:

  应该说我们已经提出了建设法治国家的目标,在建设法治国家的过程当中,法治政府的建设是重点也是难点,在我们以往的执法过程当中,我们一些执法不规范,甚至暴力执法的现象还是并不少见的,所以我们对行政机关的执法行为提出了叫严格规范公正的文明的执法。从现在行政机关的情况来看,离这个目标还有很大的差距,很多执法人员持权而娇。实际上是把自己肩负的人民赋予的公权力看作是自己的私权利,所以在履行这样的公权力过程当中,往往依照公权力本身的强制性,把自己幻想成这样的一个执法的王者,所以这样的行为也或者说心理习惯就导致了实践当中很多的执法不规范,甚至是暴力执法的现象。

  白岩松:

  那您觉得这件事情虽然发生在太原,有它过去的历史背景,但是给全国的执法者比如说很多的民警提的醒是什么?

  王敬波:

  我想至少是两个方面引起高度重视,第一个就是应该加强执法规范化的制度建设,我们应该从制度上来规范民警到底应该如何出警,如何处置这些事件。第二个还是大力的加强我们的执法队伍建设,提高执法人员的素质。

  白岩松:

  非常感谢王院长带给我们的解析。其实我要再次强调一下在警察执法的过程中,其实周围如果有人用手机拍摄的话,如果你是一个正常的执法过程,拍摄下来也可以作为你正常执法的证据。因此如果要是没收或者是暂扣的话,那是否存在着很多的问题呢?证据链条缺失对你不利又将如何呢?

  今天开始对周秀云的遗体来进行尸检,表面上看是尸检,但是在我看来更多的应该是事检和法检。因为通过这样一个尸检大家应该真正得到一种事实的真相,这个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最后一定要变成一种法检,让对这件事情的司法过程经得起所有历史的推敲。


友情链接

独家出品

新闻由机器选取每5分钟自动更新

新闻搜索源于互联网新闻网站和频道,系自动分类排列,本站不刊登或转载任何完整的新闻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