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市交委主任-存在限行可能 不会突然宣布

发布时间:2015-04-20 10:47:07
广州市交委主任:存在限行可能 不会突然宣布 ■陈小钢。新快报记者 宁彪/摄 ■陈小钢。新快报记者 宁彪/摄

  广州市交委主任陈小钢回应有关年票问题

  昨日,广州市交委主任陈小钢在参加人大会议分组讨论时对时下热点问题一一回应。对不交年票的车主,他表示,将来,我们通过建立制度,甚至引入有关的司法程序进行加强管理、严格管理。对于涨停车费等公共政策,效果需要评估,希望大家心态平和一些。

  ■新快报记者 郭海燕 实习生 陈梦 邹世昌

  谈年票

  对合理性要做思考听取意见

  记者:现在有委员代表对年票提出质疑,您怎么看?

  陈小钢:应该说,广州现在是完全依照交通部和省市有关上位法的要求制定的,所谓合法性,我觉得没有任何疑问。以前曾经将年票的购买作为年审的前提条件,现在这个是没有法规支持的。

  记者:那么,合理性呢?

  陈小钢:我们讲,一个城市的管理,有情理法各种因素。在肯定合法性前提下,我们对它的合理性要做一些思考,我们会听大家的意见。现在确实有些问题,很多人故意回避。将来,我们通过建立制度,甚至引入有关的司法程序进行加强管理、严格管理。

  记者:没交年票的问题,为何现在才提出要管?

  陈小钢:这是一个我们怎么样遵守公共规则的问题了。我们只能是通过教育、宣传去感化。像地铁,到现在还有逃票的,这是不是破坏了公平、合理?但还是有人在做啊。

  记者:收的数额方面,是否合理?

  陈小钢:具体收多少钱,有一个测算的依据,根据年票测算的依据所确定的这个数字,我觉得是一种约定,大家应该都遵守。

  记者:年票有没有存在重复收费嫌疑?

  陈小钢:我现在想不出哪一部分有重复收费,年票是一个平均值,实际是按照车辆使用路桥的平均值算出来的价格。

  记者:年票收入用于公路建设,也有些地方公路建设是政府来承担的?

  陈小钢:各地有不同的情况,例如上海,它主要根据它的财政年审,跟中央对这个城市的道路财政政策所决定的。广州市的道路都是由我们自己来负责,没有更多其他办法。建路要用钱,只能通过年票的方式。

  记者:有人说,很多路面建设已超过十五年,已经还清钱。

  陈小钢:就是这几年才收那么多的高速费,超过年限收费的其实不多。

  谈限行

  存在限行可能 不会突然宣布

  记者:广州也会采取限行的办法治堵吗?

  陈小钢:限行一定要非常慎重。广州的情况要复杂很多。但是我们相信,如果能够进一步完善制度的设计,也是可以做到的。当广州的拥堵情况到了非要限行不可的时候,我们会拿出比较符合广州实际的措施。我还是赞同我们交警的一个分析,广州目前还没到非要限行不可的阶段,但是也存在这个可能。如果说限行,主要是这两个问题我们要解决好,一个是外地车牌本地使用的问题,第二个是对特定时间特别拥堵路段的交通拥堵采取限行措施。我们现在重点研究的也是天河体育中心、中山五路商圈等六个商圈。

  记者:如果实施,会不会也突然宣布?

  陈小钢:不会。我们有信心,通过跟市民充分地交流,形成共识后再实施。我相信广州市民对这个问题是很理性的,因为交通拥堵是对市民造成了不便,而不是我们政府。广州的拥堵有一个季候性的特点,在学生开学之后的一段时间特别拥堵,一旦放假就会通畅很多。如果解决好这个问题,我们城市的拥堵情况会好很多。

  记者:这个特点,有什么应对?

  陈小钢:我们会通过集约性的公交系统来解决,比如说校车,通过建立安全、高效、通达性强的校车系统跟公交系统,特别是公交系统,来实现送小朋友上学的问题。未来会跟学校方面一同加强校车系统的建设。但我们还是认为,要将公交搞得更好。

  谈停车

  停车如何阶梯计费将调研

  记者:本月有官方消息表示咪表停车拟调整为阶梯式收费,能否介绍下相关调研情况?

  陈小钢:停车阶梯收费如何计费,将会出调研,但调研不能下结论。路边停车收费问题,要做事实检讨和反思,再依法依规调整按程序。

  记者:路边停车阶梯收费,是不是往回走?

  陈小钢:任何公共政策都不可能一下满足所有需求。物价局提出这个可能,还要按程序进行调整。公共政策效果不够好,媒体有时激烈批评,但我们对每一项公共政策是一直跟进的,评估期有长有短,大家的心态要平和,有时逼得太紧反而容易出错。

  记者:是否有公布停车费对治堵的效果?

  陈小钢:已经在做,现在才4个月出报告不能说明问题,不足以信服,现在取样不够,你们给点时间我们取样好不好?

  记者:取样时间大概多久合适?

  陈小钢:比较好是一年。如果大家着急,我们也可以半年,但半年的数据不一定能够说明全部问题。

  记者:有人认为涨价的治堵效果不明显,您怎么看?

  陈小钢:解决城市拥堵要靠综合实施政策,调整路边停车价格,只是治理拥堵众多方法当中的一个。我们还要继续研究,应该还有,或者已经在考虑更多的办法。

  记者:以直观感受评价治堵效果,不一定准确?

  陈小钢:不要这样推断我说的话。目前采取路边停车收费调整是治堵其中方法之一,它的效果是有限的。真的要产生明显效果,要结合更多更有效而且大家更为接受的治理方法。

  记者:两个咪表公司的经营权到期后,交委会不会考虑改革一下咪表公司招投标机制?

  陈小钢:我可以肯定的是,合同期满后一定会用新的招租方式去经营管理。当然,这种方式具体细节还没有完全制定出来,还要吸收大家的讨论意见再确定。可以肯定的,一定是与现在不同的方式。

  记者:咪表公司的管理上,能不能也成立一个公共交通公咨委?

  陈小钢:公咨委的这种做法,是广州一个很成功的尝试。我想,在交委系统,任何有用的或是成功的做法,我们都乐意去尝试和吸收。但是说到具体怎么做,我们恐怕还要考虑清楚,也要征得市政府的同意。

  谈专车

  专车属于非法运营

  记者:针对类似滴滴打车有专车服务的专车,之前交委宣布是非法的,但交通运输部说是一种创新?

  陈小钢:支持创新不等于支持这样一种模式,这种创新是鼓励的。但是,还有一句话没有讲完,这种创新必须依法依规。我们也是支持创新,但是不支持违法运营的行为。

  记者:北京上海不打击吧?

  陈小钢:我们知道打击很严厉,你细心就发现打击的就是专车。

  记者:怎么说专车是非法运营的?

  陈小钢:专车是四方协议,如果整合就构成不合法元素:租赁车不能配司机,司机劳务派遣的,如果无出租车资质就违法。所以,这些信息要搞得很细,这里面有严格的法律区别。我们反对各种形式的非法营运包括私家车营运,如果你是专车,就用营运的规则。

  记者:广州查处了多少专车运营?

  陈小钢:有查处过。数据有,但是要问执法局。

  记者:未来能否重新考虑开放个人持牌经营?

  陈小钢:现在法律法规不支持这样一种方式。

(原标题:通过建立制度严格管理)


友情链接

独家出品

新闻由机器选取每5分钟自动更新

新闻搜索源于互联网新闻网站和频道,系自动分类排列,本站不刊登或转载任何完整的新闻内容